貓餅本餅

【EA】借火 Eames/Arthur 1-3更

有Eames跟前妻的描寫,雷請勿點,但是肯定是EA為主的。

沒有beta,一切typo算我的。

同時有在sy更新➡️sy


當然了,十四年前認識Eames的時候Arthur從沒想過有什麼生命的結局最後是包含Eames這個選項的。


不過一切都要先回到十四年前。

十四年前的Arthur23歲,還帶著學生時代的黑框眼鏡,自然捲的頭髮剛好留過脖子,兩邊的頭髮被他夾到耳後,T恤跟牛仔褲掩飾不住少年的氣息,如果不熟悉的人會以為他剛剛高中畢業,間隔年去歐洲一邊打工一邊玩了一年,然而實際上他已經帶著心理學的學位畢業了。剛從巴黎畢業回到美國的他按著教授Miles的請求,帶著Miles跟妻子準備的嬰兒衣服和兩瓶香檳,到紐約登門拜訪他們的女兒Mal跟女婿Cobb,作為他們準備給孫子的一歲禮物和Mal跟Cobb的婚禮週年禮物。

其實出生在洛杉磯的Arthur很少去東邊,自從大學為了脫離從小到大都是遵循父親安排的生活特地去了巴黎讀本科之後,他就更少回美國了。這次Athur直接飛到了紐約,準備先在紐約找工作。

Arthur帶著香檳和裝著Miles夫婦準備的禮物到了了Mal和Cobb一家的門口,在院子裡玩耍的Phillipa跑到了籬笆旁邊,“叔叔你是誰啊?”

Arthur正準備回答Phillipa的問題的時候Mal出來了,“你好,請問你是來找誰的嗎?”懷著孕的Mal的眼眶帶著點疲倦的痕跡,但眼睛卻是明亮的,穿著碎花連衣裙的Mal在日光之下顯得比Miles桌面上的照片更加帶上了女人味,與Cobb一起在美國的生活沒有洗去她身上的巴黎氣息,反而鍍上了一層法國女人特有的優雅。

“你好,我想你一定是Mal了,”Arhtur抵著烈日努力地撐開眼皮,“Miles教授托我幫手帶些東西過來給你和你的丈夫。”

“噢,我父親提起過,Arthur是吧?”Mal拉開了小院的門,“請進,我丈夫在裡面。”Mal拉起Phillipa的手將她帶進房子裡,“Phillipa,叫Arthur叔叔!”

“Arthur哥哥!”Phillipa奶聲奶氣地回頭朝Arthur叫了一聲。

“Arthur你先在這裡坐一坐吧,我去把我先生叫過來。”Mal把Arthur帶到客廳,經過門廊的時候朝樓上喊了一聲,“親愛的!我父親跟你說的那個學生來了!”然後到廚房發出倒弄餐具的聲音,沒多久又探出頭來,“Arthur你要喝什麼?水?咖啡?茶還是什麼飲料?”

“水就可以了。”

“Arthur哥哥你知道嗎!爸爸媽媽說我快要有弟弟了!”Phillipa抱著一隻兔子玩具爬上沙發,坐在了Arhur旁邊,開始跟Arthur聊起天來,“媽媽說以後我就要把兔兔分給他了!”

“Pipa!你不要煩著Arthur哥哥!”Mal端著水從廚房走出來。

“Mal,這是Miles教授托我給你的東西,是準備給要出生的孩子的衣服,還有這兩隻香檳,他說你們的結婚週年紀念可能來不及回來,提前預祝你們結婚週年快樂。”

Mal眉頭幾乎無法察覺地皺了一下,“又回不來了,”這時Cobb從樓上下來,帶著半杯涼了的咖啡在茶几放下,摟過Mal的腰,夫妻在臉頰上交換了一個輕吻,“Arthur你好,我岳父跟我提起過你,你是心理學畢業而且畢業論文是夢境的研究?”

“Dominic先生好,很榮幸見到你們夫婦,是的,我一直覺得夢境是很神奇的東西,即使之前也有不少人研究過夢境還是沒有實質性的進展。”Arthur由衷地感嘆了一下。

“你知道操控夢境嗎?”Cobb繼續問起了Arthur。

“你是說潛意識操控夢境?有,的確有這種現象,清明夢的時候有人體驗過利用潛意識操控夢境,如果不是經過訓練的話常人很少能夠實現清明夢的狀態,就更別說通過潛意識去改變夢境了。”

“如果我說現在已經有技術可以通過控制入夢的方式去控制夢境呢?”Cobb繼續追問。
“Miles教授的確透露過軍方有這方面的研究,不過他也說了這方面的研究也還處於試驗階段,”此時Cobb打斷了Arthur,“不知你是否有興趣來嘗試一下?”然後站起來做出請的手勢,Arthur順勢跟Cobb一起上樓到了書房,他經過門廊的時候看了眼後院,廚房的落地窗外Mal跟Phillipa在陽光中玩耍,然後一剎那鳥叫和蟬鳴都停了。


書房裡是寫滿了公式的白板和堆著各種紙張和書的書桌,不過Arthur越過這些看到了兩張躺椅,中間的矮幾上放著一個文件箱,Cobb走過去,把箱子打開,“這就是入夢用的PASIV,我們通過調整入夢劑的藥量和定時控制夢境長度,通過建築師來構築夢境,把手伸出來吧。”Arthur伸出手放在扶手上,Cobb給他接上入夢劑,然後又給自己接上PASIV,然後兩個人睡下,按下按鈕。


“現在仔細想想,是怎麼來到這裡的?”Cobb和Arthur站在了無人的中央公園。

“我們剛剛在現實裡接上了PASIV機器來的。”

“那夢裡的上一秒你在幹什麼?”Cobb問Arthur。

“嗯……我不知道?”Arthur突然想起什麼,“我們都不知道夢的開始在哪裡!”

“是的,”Cobb帶著Arthur往前走,“Miles跟你說過我是做關於夢境的研究是吧?其實這個研究最開始是軍方開展的,2001年之後開始秘密進行,通過Miles找到我和Mal加入,不過去年戰爭打響了軍方突然覺得這些研究還比不上實質戰爭,於是叫停了整個計劃。”

“所以Dominic先生你現在?”

“叫我Cobb就好。”Cobb繼續往前走,然後路邊憑空出現了一個咖啡店,他走進去拿起一杯剛剛沖好的咖啡,“現在夢境分享主要應用在商業競爭裡面。”他喝了一口。

“盜取商業機密。”

“很聰明。”

“那Cobb你說這麼多也就是看中我了?”Arthur掛起了微笑。

“對,Miles跟我說過你的情況,我覺得你很適合,”Cobb又呷了一口,“一個盜夢團隊有盜夢師、前哨、建築師、藥劑師,還有可能需要偽裝者。”

“那我呢?”Arthur問道。

“你是一個前哨,你很擅長收集資料,也很善於拿到你想要的信息。”

“那其他人又需要做什麼?”

“今天夠咯!”Cobb抬頭看了看天,Arthur跟著抬起頭,天邊似乎有什麼悶雷一樣的響聲在靠近,“你回去仔細想一下吧,雖然沒有任何法律能作出實質性判罰,但畢竟還是遊走在法律邊界,你要是想清楚了再聯繫我。”

Cobb的聲音漸漸飄忽起來,沒有多久Arthur突然睜開眼,眼前是Mal捧著熱茶和點心,“怎麼樣,第一次還習慣嗎?來喝喝茶吃點點心吧。”

“還行。”


————————————————————————————————————


把公寓和回來美國定居的一切安頓好的三天之後,Arthur吃了自己做的omelet做brunch,捧著咖啡走到沙發旁邊,把咖啡放在映射著午後陽光的玻璃茶几上,抽出筆記本之間夾著的名片,打出了名片上印有的電話。

“Cobb……”Arthur剛叫出對方的名字,就被對方迫不及待地打斷了。

“正好,Arthur,”Cobb帶著不緊不慢的語調,“昨天Christensen家族集團提出了一個任務,你的電話來得正是時候。”

“你怎麼肯定我一定會參加?”

“你從巴黎回來,卻沒有回洛杉磯去你父親的律師所工作,這已經說明一切了。”Cobb電話里傳來汽車啟動的聲音,“我還有二十五分鐘會到你樓下,你準備一下你習慣用的東西,我接你去我們的工作間。”

“好。”


Arthur和Cobb到達布魯克林靠近法拉盛的小倉庫的時候已經快要黃昏,路邊的餐店亮起了happy hour的牌子,人們也在酒吧和飯店聚集起來,下車一瞬的涼風讓Arthur不得不把帶來的棒球夾克穿,然後跟著Cobb走進倉庫裡。

倉庫裡已經亮起了光管,裡面有一個身影在工作檯挪動尺子在工作。

“Nash,介紹一下,這是Arthur,我們的新前哨。”Cobb引著Arthur走進倉庫裡面,“Arthur,這是Nash,我們的建築師。”

“你好,我叫Arthur。”Arthur伸出手

“Nash。”Nash迅速的把Arthur從頭到腳打量一次,然後不以為意地輕輕握了一下Arthur的手。

“好了,我們有新任務,”Cobb中斷了兩人之間略有尷尬的氣氛,“Christensen集團的董事昨天聯繫了我,他們想要拿到賓州的一塊地皮,但是在投標中有個有力的競爭對手Turner集團,他們需要我們幫助他們去獲取Turner集團的出價。”Cobb簡單地將新任務告訴兩人。

“這很簡單。”Nash從工作檯抬起頭,但手上沒有放下工作,“這種級別商業盜夢甚至不用多複雜的迷宮。”

“是的,”Cobb同意地點頭,“Arthur,這次的重點主要是前哨,只要前哨的工作做足了,我們找到機會接近盜夢對象就可以了。”

“行,沒問題。”Arthur答應到。

“上一任前哨Terry雖然洗手不幹了,但是他還是留下了不少文件,你可以在辦公室裡看看前哨在工作的時候需要收集些什麼信息。”Cobb帶著Arthur走向一個堆著各種筆記本和草稿的房間,白板上的字被胡亂地擦過,但是依然看見到之前寫的東西,“這個任務有半個月時間,下個月,8月12號就是投標的日子,這個週末我們三個要一起去倫敦,我們的藥劑師Hazel在那裡,我們跟她要一起確定藥劑。”


在潛入Turner公司做秘書收集資料一週之後,Arthur以到倫敦參加同學婚禮的名義向上司Alfred Turner請了一個週末的假,與Cobb和Nash一起登上了飛往倫敦的航班。


當出租車停在倫敦市區的公寓的時候,他覺得他已經被坐在旁邊的Nash身上的煙味熏得彷彿已經是半個世紀的煙民一般了,一下車彷彿剛從水中窒息醒來的得救者一樣瘋狂地吸入了幾口微涼的空氣才緩過來。

Cobb走上臺階敲了敲門,Arthur不是沒有想過有著Hazel這個名字的女孩會不會是擁有榛子色頭髮的漂亮女孩,又或者是個外冷內熱的聰明女孩,但是他完全沒有想過前來開門的是個傻笑著裂開一嘴凌亂牙齒的男人。

“噢,Cobb,Hazel昨天跟我說過你們今天來,她早上出去買麵包還沒有回來,你們先進來吧。”來開門的男人拉開了門,露出他好幾個破洞的T恤和滿是摺痕、儘儘掛在胯骨上露出內褲的工裝褲,“咦?Cobb你們有個新男孩?”男人把目光投到Arthur身上,“Darling,你高中畢業了嗎?”說完笑得更歡了。

Arthur帶著輕蔑地朝男人衝出一拳,男人巧妙地躲過了,“小子,三腳貓功夫可都不過我。”

“Eames,夠了,別欺負Arthur,他是我們的新前哨。”Cobb反而拉過氣在頭上的Arthur。

“小男孩總有可愛的名字,Arthur my king,叫我Eames就好。”男人依然一副嘻嘻哈哈的表情,然後側過身讓三人進去,最後在Arthur經過的時候低聲叫了一聲,“Darling,抽煙嗎,借個火?”然後在後袋裡掏出煙盒從裡面抽出一支煙。

“抱歉了,Eames先生,我不抽煙。”

“哈,三好寶貝?真可惜,人生這麼漫長竟然不嘗試一下抽煙。”

Arthur剛想反駁的時候背後傳來了一個清亮的聲音,“Will!”然後男人眼睛瞇起來一下,“Haz!”接著走到門外結果Hazel手上的東西,交換了一個深吻。

Arthur轉過頭,看見一個紅髮女子跟Eames在陷進了甜蜜的親吻中。

“Hazel,這是Arthur,Cobb他們來了,帶了這個新前哨。”

“行了,別亂調戲小男孩,”Hazel笑嘻嘻地挽起Eames的手,“Arthur,我是Cobb的藥劑師Hazel。”

“你好。”Arthur一如往常地對Hazel露出了一個工作式的微笑。

然後三人一起走進了房間,Cobb跟Nash已經坐在沙發上面了,Hazel跟Cobb和Nash,Arthur聊了沒多久Eames捧著托盤過來,給每個人都到了一杯茶。

“Will,你怎麼都不問一下他們要喝什麼!”Hazel接過茶怨了一下Eames。

“Eames先生,請問你家有咖啡嗎?”Arthur帶著嫌棄的眼神看著Eames帶過來的茶。

“American boy, 來了英國就該喝茶,我家只有茶。”Eames一如既往地帶著戲謔的微笑。

Hazel抱怨了一下,“我們有咖啡壺的,我去給你沖,Arthur你等一下。”Hazel起身走向廚房。

“嘿嘿!”Eames用手撓了撓後腦勺,不好意思地一笑。

“謝謝你們,你們的咖啡。”Hazel捧著托盤帶著三杯咖啡走過來,“Will你別傻站著,上樓去陪Lou玩!”

然後Cobb跟Hazel開始討論起藥劑,Eames就一直帶著畫具走上樓走下樓。

一直到出門的時候,Arthur才發現天已經黑了,Hazel和Eames一起送他們到門外,Eames又特地走到Arthur身邊,“Darling,要是你想泡妞我今晚可以陪你玩遍酒吧噢!”

“好了,Will,不要教壞Arthur。”Hazel笑著依偎在Eames身邊,“Cobb,我今天就能調好劑量,明天你們過來試跑一下,再做細微調整,明天你們就能拿到藥劑了。”

於是紛紛道別。


回去的路上,Nash分開去了酒吧,Cobb和Arthur打出租車回酒店,“Eames他,是這樣的性格的了,之前參軍回來之後認識了Hazel,然後兩人就在一起了,前年兒子Louis出生,現在已經上幼兒園了,”Cobb看著窗外,似乎毫不在意地說,“我之前跟過Hazel去看Eames在地下劇場的表演,他很有天賦,如果到了需要偽裝者的時候,說不定能找Eames。”

“嗯。”Arthur應了一聲。


第二天他們就如約帶著Hazel調配好的藥劑回到紐約,最後任務很順利地完成了,Arthur也第一次看見六位數的錢打進自己的帳號裡面。

Cobb的第二個孩子James也在兩個月之後出生,Arthur去看望Mal的時候她不像懷著孕那時候眼裡那麼充滿著神采了,不過Arthur認為這是剛生孩子的疲倦。

半年之後,2005年的鐘聲敲響,Cobb、Nash和Arthur這個團隊一起完成了兩個任務之後,需要偽裝者的時刻如時來臨。


———————————————————————————————


Arthur剛從底比斯抵達紐約的那一刻就接到了Cobb的電話。

“Arthur,我們有個新工作了,”Cobb的聲音在James奶聲奶氣的叫聲間傳來,“南非當地控制最大金礦的TIO公司總裁Damon認為商業對手雇用了人在他身邊埋伏想除掉他,他想要查出那個人是誰。”

“好。”Arthur把提著行李的手跟拿著電話的手交換了一下。

“Nash和我已經開始佈置迷宮了,你收拾一下行李,我們馬上出發去倫敦找Hazel,然後我們去南非繼續工作。”

“Okay.”

“明天上午十點,JFK見。”

“好的,再見。”Arthur掛了電話,隨手截下一輛出租。

回到家的Arthur將行李拿出來,然後又換上一些夏天的衣服重新打包,放上自己的筆記本和筆電,蓋上行李箱拉到玄關,之後洗漱完就倒在床上睡著。



第三次見到Eames的時候,Arthur已經習慣對方在開門給Cobb之後倚在門上用調戲的語調對Arthur叫darling,直接回Eames說,“多謝Eames先生厚愛,你長胖了。”

“噢!”Eames一副心靈受傷的樣子摀住心頭,“Arthur darling,你怎麼可以這麼冷酷無情。”

在門廊裡的Hazel笑著拉開Eames,“行了,別搗亂了,你們進來吧。”然後Cobb一行人又一次聚集在Hazel的工作室。
“Arthur,我跟Nash在這裡和Hazel說一下大概要求就行了,你去找Eames。”Cobb跟Arthur耳語,Arthur點點頭,走向了Eames的方向。

“怎麼了,Arthur darling?想我想到要獻身給我了?”

“Eames先生,這麼油嘴滑舌不怕Hazel打你嗎?”Arthur不以為然地給自己沖起咖啡,“這次是南非最大金礦的所有者覺得商業競爭對手在他身邊安插了人要暗殺他,這個任務我們需要一個偽裝者,Cobb跟我說了你曾經參過軍,而且他看過你在地下劇場的表演覺得不錯,你想一想要不要加入吧。”

“Wow,沒想到baby Arthur還會來拉我入夥!”Eames放下手上的東西,轉過身看著Arthur,“什麼時候出發?”

“下週一出發到南非。”

“好,你等我一下。”Eames跑開八分鐘之後又回到廚房,“可以了。”

“行,那我幫你訂機票了。”

“停一停,停一停,darling,機票我已經訂好了。”

“你不是去跟Hazel交代一下嗎?”

“不,darling,我剛剛是去訂機票。”

“你不去問一下Hazel直接就訂機票?!”Arthur挑起了眉。

“Darling,我能令你驚訝的地方還有很多。”


週一,Cobb一行到Hazel的家外接Eames,陰鬱的細雨溜過出租車和雨傘之間的間隙打在Arthur身上,鞋子踏在路上濺起的水打濕了他的褲腳,Nash站在台階上抱怨起倫敦的天氣,“這鬼天氣濕得連煙都點不著。”

Cobb敲了敲開門,打開門的是滿是怒氣的Hazel,“Cobb,你怎麼拉Will到這麼危險的任務,他說起參軍時候的事情我都覺得心有餘悸!要是Will回不來我跟Lou怎麼辦!”Hazel的抱怨劈頭就來,Eames在門廊裡雙手蓋住Louis的耳朵,Arthur以“早就告訴你了”的表情看著他。

“Hazel你冷靜一下,我也是有Mal和Pipa和James在家裡的我的,我們做任務都會很小心。”

“William你也是!你為什麼不想一下我跟Louis就這麼隨隨便便答應下來了!你都不為我們考慮的嗎?”Hazel轉過頭去跟Eames生氣。

“Haz,我保證我會很小心會安全回來的。”Eames抱起Louis,“Lou,爸爸不在的時候你要聽媽咪話,乖乖等爸爸回來。”然後在Louis臉上用力地親了一口。

“Hazel,我們會保證好Eames的安全的。”Arthur也一起安撫Hazel的情緒。

“好了,你們最好幫我把Eames安全帶回來,不然你們下次的藥劑師就不會是我了,”Hazel從Eames手上接過Louis,“我要照顧Louis不能跟著你們過去,你們的藥劑如果需要調整我不能幫到你們了,你們最好在當地找個藥劑師。”

Eames拎起行李,轉過身又安慰起Hazel,Hazel一邊托著Louis一邊抱緊Eames,“給我平安回來。”

之後眾人一起上了出租車到希斯羅機場,飛抵南非。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