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餅本餅

阿标与阿珍&田中与土&车哩

养宠物是一件很需要慎重考虑的事情。

阿标在小时候养过一条小狗,虽然后来变成了大狗,阿标都一直叫它bob仔。阿珍小时候也很喜欢跟bob仔玩,但是后来妈妈再嫁之后就搬了家,从此就没跟bob仔见过面。

大学毕业之后留在上海的阿珍跟田中拍拖的时候田中也刚好养着小狗。那时候阿珍和田中住在离上班不远的地方,两个人习惯早起到楼下小区公园溜狗顺便跑步,回家洗个澡之后再吃早餐,然后才是田中先生送阿珍上班。

拍拖的第三年,阿标到北京进修,阿珍去北京探阿标,在路上散步看到了宠物店。

阿标跟阿珍提起bob仔在阿珍搬家之后发生的事情,还提到bob仔离世之后自己请了三个月假去东南亚冲浪。

说完bob仔之后,阿标突然拉着阿珍进了宠物店,“我们要不养条小狗吧?”

在宠物店选小狗的时候,阿珍看到旁边的猫就挪不开眼睛了,软绵绵的猫咪们更吸引女生的目光,阿珍将此归结为天生的母性,无论是住在学校的宿舍还是住在公寓里,阿珍都会在自己的住的地方囤一包猫粮,每天往包包里塞一小袋,在路过的草丛和小区的花园里看见猫就上去为跟可怜的小流浪们吃。

很可惜的是,阿标对猫毛过敏,阿珍养猫的愿望只能落空了;只能天天在豆瓣上看田中跟土又在一起后家里养的猫咪解馋。

阿标一起学习的同组有一个姑娘叫阿丽,初出茅庐,有着野孩子一样的个性,横冲直撞的。

阿珍去北京的时候一看到阿丽,雷达自觉就感觉到阿丽对阿标有点意思,但是阿标貌似并没怎么感觉到,只是把对方当做普通朋友。

晚上吃饭的时候,阿标说起已经决定养小狗了,要不要考虑要孩子?

阿丽放下pizza笑笑说,婚都未结你就想养孩子,你想这么多怎么就不多想想阿丽呢?

回到深圳的家之后,阿珍一回家就打开家里向海的玻璃落地门,丝毫不管被billy折腾到快要崩溃的阿标。阿标一放下billy,billy仔就在新家四处探索了。

海风吹进一段时间封闭起来的屋子,咸涩的味道又勾起了阿珍想养猫的心思,于是偷偷的腹谤了阿标一番。


最开始田中追阿珍的时候,阿珍知道田中是bi,以前有男朋友叫土,一开始阿珍是不怎么来电的。普遍来说,人们都对gay没有过多的好感,一般人甚至会将gay与艾滋挂钩,阿珍知道田中是个洁身自好的人,所以也不抗拒田中的照顾。后来慢慢的,阿珍被田中持久地照顾感动了,渐渐的就走近了,毕竟刚进入社会的阿珍一个人,脱离父母的荫蔽,在职场上举目无亲,只能从田中身上感到一丝人之间的温暖。


田中是个自由摄影师,人很低调,但是作品经常受邀在国外展出,土是个小有名声的模特,这对couple在朋友们的眼中就是Alexander McQueen和Kate Moss一样,典型的艺术家与缪斯的存在。而田中的第一次获得国外的布鲁塞尔的影展邀请就是拍摄土的一辑照片。

这样的一对是活得很逍遥的,土在时装周的时候去国外走秀,其他时候就跟田中在不同地方出席影展的时间顺便旅行。

他们走过了最南的海岸看世界尽头的灯塔,走到最北的圣诞小镇看极光,走到了东方看东瀛的意蕴,走到最西感受加州灿烂的阳光。

看着田中和土的ins和豆瓣update,阿珍经常会抱怨阿标跟她很少计划去旅行。

六月份是一个可以无忧无虑的高喊自己性取向的月份。

田中其实是个很安静的人,更多的时候追求内心的思考,很少像以前年少的时候去出入各种声色场所;土就更安静了,虽然是模特,但是除了拍摄跟健身,平时就呆在家里看看书听听歌。

但是时处同志骄傲月的田中和土也不能免俗的全世界飞,去参加每个城市的同志游行,呼吸一下现代社会的自由空气。

看着向男人求婚的男人、与女人热吻的女人,田中跟土也情不自禁的大力拥抱,高声欢呼。


六月同志骄傲月刚好是男装周,一如既往的是ny到london到milano到paris的routine,人们以为按照阿珍的习惯,一定会带着团队去出席秀场顺便旅行一把享受美食和派对的。

但事实上,今年的男装周阿珍send了去年刚升职的副主编出去,准备将杂志分成男装与女装;而阿珍,其实一直在国内陪着阿标出席阿标工作的品牌公司的市场调研。

作为品牌运营的面子的阿标,经常要在各种活动上捎个女伴为品牌露面,这时候品牌会给阿标安排有合作的明星或者一些支持品牌发展的女士作为女伴。

活动之后带着各种香氛脂粉混杂气味回酒店房间或者回家的阿标,总会看见阿珍点好或者做好牛扒,边上放着红酒,阿珍也换上正式一点的裙子,假装今天两个人一起去了舞会。


现在是主编的阿珍,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是因为田中给她工作的杂志拍特辑的时候她被安排去做助手所以认识的。那时候的阿珍还不认识土,那次的模特也不是土。田中过程里拍了很多的镜头,但是后来选图的时候,选出来的都是某几个特定的角度。

后来阿珍认识了土之后,才发觉那次选的角度都特别像土,坚毅的下颚线条,饱满的咬肌,还有即使魅惑也流露着笑意的眼角,统统都是让人觉得土是印象深刻又平易近人的帅哥的特征。


阿珍有个死党叫车哩,算一个边缘腐女吧,能看bl文,但是挑挑捡捡的。

有天聊起天的时候,车哩跟阿珍说,她能看bl文,但其实在实际生活上并不怎么能理解gay。

阿珍说,“他们不过是世间千万追求真爱的恋人之一罢了。”


有时候朋友会好奇,阿珍长大之后有没有以阿标女朋友的身份去见过阿标的妈妈,这时候阿标的死党李奇会以极度慈爱的表情说,那小子,把每个女朋友都当作是结婚对象来相处,之前谈的恋爱无一不是当作最后一场恋爱来谈,等到差不多的时间就会带回家给母亲过目。


有人会好奇,阿标和阿珍两个都是空中飞人,那他们两个要同时出差的时候billy仔在家怎么办。
其实阿标挺多爱狗的朋友的,既能跟狗狗玩又能独享除主人房之外的半山望海的小豪宅,何乐而不为呢?


有时候田中在国内忙影展的时候刚好碰上土要去国外出片,这时候的他们就会在分别之前来一场痛快的性事,车哩问阿珍是不是要弥补两个人分开时候不能宣泄的欲望,阿珍说,“他们是聚少离多的典型,宣告所有权很重要。”

评论
热度(5)
  1. MIAzizi三只眼怪兽的小型机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