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餅本餅

心里有个海洋

小猫钓鱼:

队长和巴基之间有太多当事人说来自然却亮瞎了观众眼睛的台词。
“你不走我也不走!”
“我得看着你。”
“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还有巴基。”
“我会一直陪你到世界的尽头。”
感动我们的有时候并不是台词本身,而是他们说话的方式。他们说这些话说得如此自然,就像他们互相骂对方是傻瓜和笨蛋一样,没有任何煽情的目的,不追求任何感动或者情感效果,只是到了该说的时候于是就说了,就像到了该吃饭的时候于是就吃饭一样。吃饭有什么好奇怪的么?没有。说这些话有什么好奇怪的么?没有。

他们之间何以存在这样的对话呢?这是他们的感情浓度所决定的。何等的感情浓度,能让这些比情话更情话的台词对他们来说就像日常对话一样自然?

拿队长唯一的一段男女恋爱来做个对比吧。
正常的一段感情是这样的——相知、相爱、告别、怀念、遗忘。队长和佩吉之间就是这样的一个完整过程。他们相爱了不足一年,然后在岁月中一次次告别对方,直到将对方遗忘在岁月的长河里。

他们在飞驰的汽车上告别


在坠毁的飞机上告别


在平静的病床边告别


在红女巫的幻境中告别


如果《美队3》有佩吉的葬礼的话,那么在葬礼上再告别一次。

这段感情平静、从容,就像涓涓细流,每告别一次,郁积的情感就宣泄出一分,到佩吉去世,我想队长应该是了无遗憾了。

然而巴基不同。队长和巴基是朋友、玩伴、亲人、战友、兄弟、知己,承担了对方生命中几乎所有重要甚至是唯一的角色。他们相知相爱的过程远在他们彼此意识到之前就已经完成了。
队长对和别人的身体接触一直很被动,连亲吻都是被姑娘们(罗琳、佩吉、黑寡妇)强行拉住才能进行。
队长有身体洁癖么?没有。在感情激荡的时候,他一样能做出亲密的肢体动作。

他拥抱他


他心疼地摸他的脸


这是很普通的动作,但对队长来说绝不普通,纵观队1队2和复1复2,他唯一这样做过的只有巴基一个人。

都说他们是一对双生的灵魂,就像光和影,日和夜,但实际上没有任何人生来就是谁注定的灵魂伴侣,他们是经过了漫长的时间,通过不计其数的彼此磨合和互相付出,才最终形成了如今的模样,如此的感情。

对一段感情来说必不可少的“告别”这个环节,他们是这么告别的。

巴基越来越小,最后化成一个小小的黑点,消失在飞驰的雪谷里,前后不到两秒。





他们陪伴了对方二十年,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然而上帝只给了他们两秒钟的时间告别。来不及说任何话道别,来不及做任何事挽留,没有任何途径可以宣泄,甚至没有像样的葬礼,因为他们找不到他的尸体。

这样的感情积郁在队长心中,从最纯的水发酵成了最烈的酒,乃至一眼认出巴基就失魂落魄。巴基变了那么多,死而复生那么不可思议,然而他一秒钟都不怀疑那就是巴基。这是多么坚定的信念,多么浓烈的思念!



他们感情很深但从未为此感到不安,这对他们来说就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所以有了那些台词。他们说的那么正直,那么朴素,没有任何夸张,一字一句都是他们的感情本身。








还有那两首歌。
小酒馆的歌。

There Is A Tavern In The Town
here is a tavern in the town, in the town, 
And there my dear love sits him down, sits him down, 
And drinks his wine 'mid laughter free, 
And never, never thinks of me. 
Fare thee well, for I must leave thee, 

城里有家小酒馆,小酒馆 
我的挚爱坐在那儿,坐在那儿 
边喝酒边笑 
永远,永远不会想起我 
再见了,因为我必须离开你了 

唱到”我的挚爱坐下来“的时候,队长在巴基身边坐了下来,


美队和巴基七十年后初遇时的歌,唱片的声音缓缓流淌。
it's been a long long time
never thought that you would be
standing there so close to me
you'll never know how many dreams I dream about you
so kiss me once and kiss me twice then kiss me once again
it's been a long long time


当时巴基就站在窗外,“从未想过你就站在离我如此之近的地方,你不知道我有多少次梦见你,吻我一次,吻我两次,再吻我一次,我们离别得太久了……”

不知道导演是怎么想的,也许只是巧合。但在我看来,这两段背景音乐分别象征着他们各自的基础情感。他们和外界的一切情感联系就建筑在这个基础情感之上。这就是他们的“背景音乐”,人生的“背景音乐”。


他们爱着彼此,深深地爱着彼此,他们渴望对方,深深地渴望对方。


也许他们意识不到这份情感是多么深厚,但这份情感已经超出了感情本身,成为他们人格的一部分,成为他们之所以成为他们自己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他们的感情非常深,但几乎从未宣泄过。这份感情郁积、发酵,成了他们灵魂的一部分。正因为这样,被洗脑了无数次的巴基能一次次想起队长,而从不投降的队长放弃了他的盾牌。
他可以不做美国队长,他可以放弃自己视为一切的责任,他甚至可以什么都不要去做个流浪汉,只要巴基能活着。

回答最开始的问题吧,美队和巴基的感情浓烈到何种程度?有一句诗大概是这么说的。

心里有个海洋,但流出来的只有一滴眼泪。

——而他们连这滴眼泪都始终含在眼眶里,未曾流出。


 



评论
热度(1839)
  1. 失落的山鬼小猫钓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42X肥猫Juliaindream 转载了此文字